九月莺时

Newt的小粉丝

我若心仪俯首,必是因你芳华。

记Newt与Thomas

初识,那金发笑颜的少年,想必就已在Thomas的心中留下一番光影,无助时的悉心安慰,对陌生环境感到恐惧时的彻夜长谈,无时无刻不站在他身后的一抹身影,不知何时变了味道。就如同一坛清茶,初入口时清淡,当它徘徊于唇舌之间时无比清甜,让人一瞬间便爱上,反应过来时却早已咽下,独留一丝丝苦涩在口中愈来愈强。
奈何,当选择咽下时,便已经选择了放弃,那一声枪响,断绝的是两个人之间理不清的线,只因为那一切,都随着那个人儿而逝去。一口清茶,存不得永久,就如同他们之间的感情一般,总有人知道最终的结局,是不变的苦涩与心碎。
感情,或许就是这样。在年少时离开的身影,或许会让他独尝一辈子的苦涩。又几年后,他是否还会低吟浅唱着当日的真情与苦涩?或许他有的,仅仅只是夜夜轮回的梦魇,时时刻刻萦绕于耳边的乞求与悲叹。
在年老后忍痛回忆过去的他,是否会认识到他的幸运?他黑暗的世界中,有光。而那金发少年却终究没能挺过黎明前无边无际的黑暗,他们的不同或许只在于,他堕入黑暗时身边有他,而他在深尝黑暗的苦果时,他却未曾出现。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是看着他堕入深渊的,他或许挣扎着试图伸出手,却在碰触前意识到……自己离他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当大地的一切温暖都被长夜驱尽,曙光却还未曾显露,那就是无边的寒冷。那,就是黎明。
Newt一生有两次黎明。一次,是得知迷宫没有出路时的绝望,另一次,是得知自己……永远也等不到曙光时那深入骨髓的寒冷。
而第一次,他选择了放弃,在最寒冷之时了结一切,是因为他不再有希望,没有曙光会到来的黎明,就是无边无际的绝望与寒冷。对他来说,这是痛苦的吧。在自己明明不想再坚持下去的时候……Alby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心底是痛苦还是解脱?
而第二次,或许说第一次他没能如愿,但第二次,他是真的解脱了。那一声枪响,结束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却留下一道在T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午夜梦回之时,留给他的,只有冰冷的床铺与百转千回的梦魇。
Newt的一生,都好像是为别人而活,不过,迷宫中又有几个人不是呢。
在那样的乱世之中的感情,珍贵而深刻,却极易化为剧毒的砒霜。

-END
最后,祈愿能够中奖

【瓶邪】折柳(将军瓶,书生邪)

*短篇一发完
*微虐,不喜者勿入
*文笔不佳欢迎吐槽
*人物轻微ooc

杨柳飞花,郊外的柳絮如雪一般,洋洋洒洒的飘散着,脚下的泥土因为刚下完雨的关系,芬芳而又潮湿,那是吴邪最喜欢的味道。可此时此刻,他却丝毫没有兴致去陶醉于那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空气之中。

又是一年春季,吴邪轻倚着柳树,右手轻抚着树皮,感受着它的粗糙与棱角。伴随他整个青春年华的夜吟曲仿佛再次回荡在耳边。双眼微微颤动,强忍着即将涌出的泪水,内心如漫天飘散的柳絮一般,被撕裂,再被风散往各个角落。

他不会回来了,吴邪的内心清楚的明白,浔涟王朝大将军,又怎会惦记十年前与一个贫苦书生立下的誓约呢?

更何况……还是个男子,吴邪苦笑一声,他现在……怕是早已洞房花烛,迎娶美娇娘了。

而自己能做的,不过就是在这里——这个他临行前立约之处,等着他回来,往日的记忆一遍遍浮上心头。其中有甜蜜,有刻骨,有哀伤,这一点一滴构成了他们的所有,但这一切……却被他的离去而打碎。

回忆追溯到十年前……
也是一年春天,杨柳飞花的季节,却也是离别的季节。不过……那天的阳光,分外的温暖,暖到他心底深处,融化一切怀疑与失望。

那一身蓝衣,冷漠如冰的男子在这一刻彻底地敞开心扉,被如春水一般的那个他温暖,那一抹天真无邪的笑脸,终是印入了他的心中,再也无法忘怀。

张起灵尽可能轻柔地将吴邪脸庞一缕碎发挽回耳后,吴邪无声的呼吸将气流轻轻的打在张起灵颈旁,两人就这么平平淡淡的倚坐在树下,寂静无声。

最后,却是张起灵先开了口,微风抚起他未扎起的长发,他却毫不在意,只是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可归,但以这柳树为证,十年之期,务必归乡。”

吴邪站起身,踮脚折下一株柳枝,有些郑重的递给张起灵,春日的暖阳照在他们脸上,吴邪仿佛看见……张起灵那似有若无的微笑。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这枝柳,寄托着他所有的爱恋与思念。无数离别伤言,都只化作这一支递出的折柳。

他终究是没有回来,今天是十年之约的最后一日,可他……却好似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音讯。

吴邪站起身,盘坐已久的腿一阵酸痛,不由得一个踉跄,险些栽了下去,腰部却忽然被一双结实有力的手掌拖住,轻轻向上一带,吴邪便又靠在了树上。

一身亮银铠甲,暗金色的护手恰到好处的显出他手腕的精细有力,一条秘银色绸带不松不紧的束起他有些纤细的腰肢,三千青丝皆紧紧的束在金冠下,好一位英姿飒爽的男儿!

吴邪此刻却顾不得这些,他怔住了,这高耸的鼻梁,末端处微微向上挑起的眉毛,墨黑色的眼瞳,是他朝思暮想了十年的容颜。

他猛地抓住他的手,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却没想到,对方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由上到下浇满全身,冷的刻骨铭心。

“放开!”来者没有一丝表情,冷漠的说道。

吴邪一怔,心里一痛,他终究……是忘了自己,既如此……无谓纠缠又有何用?

他最后细细的在内心描摹了一遍张起灵的容颜,好像要把它深深刻进心中,随即……毫无牵挂的转身离去。

张起灵望着他离去的容颜,眉目中浮上一丝痛色,他转身看向尚留有吴邪体温的柳树,手不经意的轻轻抚上,好像还能……感觉到他那青草一般的气息,他忍住不转头去看他,他怕……他怕他再看到他散发着无限忧伤与决绝的离去背影,会忍不住冲上去拥他入怀。

对不起

让你空守十年,我明明早就想让你放下一切,可我舍不得,那怕只是在暗处看着你对我的挂念,我都会觉得……自己在这世上,还有着牵挂。

但只有放下,你才能安全。

不再等候我,你会有更好的归宿。

他从怀中掏出一枝已经枯萎的柳枝,轻轻的放在那棵见证他们无数回忆的柳树下,自己……也该放下了,这份情,就让它随着逐渐归于尘土的柳枝……逝去吧。

时不待我
又有何能
惟愿君情
不死不散

摆渡人—生存、死亡与爱情的抉择

*含有轻微剧透
*仅代表个人观点
*文笔不佳欢迎吐槽

对于一位只有十五岁又并未经历过磨难的女孩来说,充满着血液与尸体的车厢是她一生无法挥去的梦魇,一扇打不开的车门,一条忘不见尽头的黑暗隧道,无时无刻不给她施加着最大的压力。

而崔斯坦的出现,就好像隧道尽头的一缕光亮,一次次在她想放弃回头的时候引导着她,她离开隧道的时候,荒原上的小雨又何尝不像是他一次次冷漠的背影。

他引导她,只是一份连工作都算不上的义务,甚至算不上他的义务,他有什么义务去照顾她?这只是他唯一存在于世上的价值。

如他所言“如果我没有做错什么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喜欢我的。”从很早时他就知道,迪伦对他的依恋,说不清道不明,他却没有斩断这一切,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她……更加听话,又或许……是因为他的内心并不渴望拒绝。

空寂了数百年的摆渡人,起初用情至深,却每每撕心裂肺,循环往复的轮回让他再也没有一丝情感会分给他引渡的灵魂,他已经累了,不是吗?

不愿再去安慰那些无知的灵魂,他所保证的,仅仅只是他们的灵魂不消逝,至于其他,他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可以分出来面对那终究会离开自己的灵魂了。

他一开始的高傲冷漠,又何尝不是自己的保护盾,不用心,不用情,那样……就算失去了……也不会再痛了。

怕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不知不觉中对一个普普通通的灵魂产生感情,他明知道这最终只会伤害自己,她终究会离去,再次在自己那已经遍体鳞伤的心口上划下一道。

天真无邪的笑脸,不同于常人的平静,最打动崔斯坦的,只怕还是她那简简单单的一句“你呢?”这是他从未体会到过的,对迪伦来说,或许只是悲痛之中对他的同情,而对崔斯坦来说,却像是千百年来唯一有人关心他的一句话。

是啊,人类在那样的情况下,又怎会再去关心旁人,甚至是个一路欺骗自己的摆渡人,几个世纪以来,他聆听着无数灵魂的哀怨诉求,却从未有一人……关心过他的感受,对于那些灵魂来说,他只是一个以自己无甚干系的摆渡人,到了目的地即一拍两散,殊不知崔斯坦对他们倾覆了多少感情,都在他们离开的那瞬,在那短暂的一分钟内,将他的心千刀万剐。

迪伦撕心裂肺的召唤,又有几分担忧,几分愧疚,几分害怕?但无论怎样,他回来了,即使牺牲也要护她的灵魂摆渡人回来了,对她来说,便已足够。

也是自那一刻起,他们心中自己清楚不过的感情,再也掩饰不住……

崔斯坦一次次的告诉自己她会离开,为了他自己,却也为了她。他不希望自己在投入一段感情,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分崩离析却无力挽回。他更不希望……给迪伦希望又给她绝望,那种被背叛的感觉,他不想让迪伦也尝到。

可他终究没有成功,迪伦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他心中扎根,发芽,逐渐无法除去。

那最后……便放任一次吧,这是最后一次,自己再对灵魂投入感情,从今以后,再不会有了……

迪伦并不清楚一切,她只知道,自己希望这个人能在她身边,一直陪着她,那最后的告白,终究是没能咽下。“我爱你。”这对于崔斯坦来说最甜蜜的情话,却也如同千万根针一般刺进他的心里。

自己终究……是让她陷进来了,终究……是没能让她平静的走完这一段路。

但他犹豫再三,却说“我也爱你,迪伦。”对于他这个心底知晓一切,知道自己无法跟随她回“家”的时候,心,想必痛极了吧?

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为了她能顺利通过荒原,又撒了一个谎,果然……这谎言说起来,便无法停止了。

崔斯坦才是在背后默默承受一切的人,当迪伦陷在他精心编制的谎言中对他们的未来充满希望时,她一次次开心快乐的眼神,恐怕都让崔斯坦不住的懊丧于自己的谎言与最后的孤寂。

在然后……他留下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迪伦疯了一般的流着泪,哭喊着他的名字,仿佛希望他能像上次一般,突然出现在她的世界中。
然而留下的,只有空寂无人的荒原。

他明明不舍得看她撕心裂肺的样子,却依旧仔细地看着她,将她的模样……最后印进心底,这也算是……对他的惩罚吧,对他放纵感情,给她希望又给她绝望的报应。

迪伦的身影渐渐消逝,直到最后……荒原变回了血色平原。

这一去……就不会再见了吧?

而他……也只能怀着对她无止尽的愧疚与思念,踏上周而复始的轮回。

比之前更加冷漠,更加少言,不仅仅是因为怀念吧?也是因为,自己从此以后,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可以再次投入了,这种痛,比以往都甚,彻底粉碎了他早已七零八落的心。

可他……竟没有改变自己的模样与姓名,他内心是希望能再次以这副模样与迪伦相见的,不用说这具身躯承载了多少他们的爱恋,也不用说内心深处的害怕,害怕迪伦众里寻他,却终究擦肩而过。单是迪伦对这具身躯,这个名字的依恋和回忆,就足以让他舍不得改变,就好像,他们的爱恋在这世界留下的最后痕迹,他舍不得彻底抹去。

与此同时,迪伦在荒原的那一边……搜集着一切可以回到他身边的机会。

死亡,爱情,迪伦终究是选择了后者。当她知道那扇门可以去往任何地方的时候,她就明白了自己的信念,不再有任何敷衍与麻痹。

“不是他们无法离去,而是他们不想离去。”那些灵魂……惧怕着死去,或者说是彻底消逝。他们的内心深处叫嚣着,让他们留下,留在这个虽然见不到爱人、亲人,却安全的地方。没有人会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或是遥不可及的家放弃自己的灵魂。

但是她,却做到了。

她怀着不再有一丝犹豫的信念,重新进入了那个蕴藏了他们逐渐升温的感情的荒原,血色平原,幻象不再,就如同崔斯坦给予的感情一般,撕开表皮后的内里,残忍不堪。

踏出那一步,便是危机四伏,处处“明藏”杀机,没有摆渡人保护的迪伦,坚强的难以令人相信。

在玛丽灵魂死亡的那一瞬,崔斯坦心里除了内疚,怕是恐慌更深吧?怕自己被传送,去引导下一个灵魂,那迪伦岂不是……又要一个人面对所有的危险?

没想到……荒原好像放任他们一般。最后的伤势无法愈合,愈来愈像人类般活着,若说是荒原对他们的排斥与惩罚,倒不如说是天意使然,给予他们的恩赐和奖励,又何尝不是因为他多少世纪以来麻木的完成了所有任务,终于放他离开呢?

如果他没有遇到迪伦,继续冷漠的保护一代代灵魂,直到他的名册记满,他会怎样?是被洗去记忆重入轮回?或是彻底成为游荡在外没有意识的孤魂野鬼?又或是彻底消亡在这个世界?

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后悔遇见迪伦,她带他走出这周而复始的循环,她让他……有了对这个世界最美好的记忆。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全书最经典的一句话,仿佛也是崔斯坦存在的理由,若说他生为摆渡人,职责是引渡灵魂,那他的存在,也可以说就是为了等待迪伦的到来。

命定之缘难灭,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完------------------------------

强烈推荐the maze runner series 整个系列都很棒的说,个人特别喜欢配乐,感觉好宏大特别配剧情。

身为潜水党加小新人最近发现圈里真的好冷,文渣画渣什么都渣的本渣只好截个图记录一下基点,也算是暖暖圈╮( ̄▽ ̄)╭